青松資本王博接受中國基金報采訪
2021-10-28 12:08:06 來源:南方企業新聞網
1
聽新聞

私募新銳談量化:注重擇時,切忌一招鮮吃遍天

今年以來,伴隨著“漂亮 50”與“要命 3000”行情的嚴重分化,對市場風格有一定依賴的量化投資陷入尷尬, 不少產品出現較為嚴重的虧損。然而,青松資本旗下產品卻逆市取得不錯的收益。青松資本聯合創始人、投資部總經理王博向中國基金報記者講述了青松的操作經驗和對量化投資的感悟。

青松資本投資部總經理王博表示, 取得穩健收益主要依靠阿爾法、股票日內統計套利、CTA、場外期權等多類別量化策略的集中貢獻。 量化多策略可以把資產分散配置到相關性不高的多個量化子領域, 是管理人做好產品風控、提高產品運行效率的必要條件,也是量化團隊在時刻變化的市場中能夠輾轉騰挪的基礎。王博認為,在當前市場,長時間通過股指期貨、期權、融券等對沖工具來對沖,成本過大,而通過倉位控制來做風控又面臨著資金利用率偏低的難題, 在這種情況下,量化多策略幾乎是平衡產品收益風險比的唯一利器。

青松資本投資部總經理王博認為, 要做好量化多策略總體取決于兩點,一是子策略的科研硬實力,二是擇時能力。在量化的世界里,基本上沒有以不變應萬變的招數。應對市場劇變,擇時能力是和子策略研究是同樣重要的核心能力。 這里的擇時既包括對沖或者不對沖的概念,又包含風格及子策略切換的概念。主動地在不同量化子策略間進行擇時, 這或許與很多人理解的完全被動的量化投資不同。擇時不僅是風控體系的核心,同時也是產品收益的重要來源之一, 是把握產品收益風險比的核心武器。 擇時本身是帶有主觀色彩的,但這和預判沒有多少關系,更多的是一種“看圖說話”,是面對已經觀察到的變化,基于風控,迅速調整各個子策略敞口和倉位的一種應對措施。

對于多數量化同行今年以來虧損的局面,青松資本投資部總經理王博認為,今年市場變化比較大,很多人可能還在使用過去的策略, 甚至有的團隊長期使用一些簡單的策略, 難以適應市場變化,一招鮮吃遍天很危險。投資是長期的事情,應該努力適應新的變化。

不論是他管理的基金,還是所投資的股票,甚至是個人生活,著名基金經理王博總是很容易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27日下午,青松資本投資部總經理王博在公司會議室接受了多家媒體的聯合采訪,就市場上關于他在投資方面的一些問題做了全面回答。

關于操作

記者:青松資本大盤精選業績優秀,常常成為媒體、公眾的關注焦點,對此您怎么看?

王博:對于各種質疑,我的心態概括起來說就是坦然面對。之所以能夠坦然面對,首先是因為我沒有任何違規的操作,不心虛當然坦然;其次還因為,有質疑說明有人關心你,有人關心總比沒人關心好,盡管其中存在很多誤解,但我不想去和這些誤解較勁。我希望能夠多一些理解,但如果理解不了我也無法強求。畢竟中國證券市場、中國基金業的發展時間還很短,大家由于經歷不同、所處位置的不同,對投資的認識也各不相同,短期內無法達成共識很正常。也沒有必要達成共識,投資上的問題,往往在達成共識后很快就會走到錯誤的邊緣。既然如此,何不求同存異。在這樣一個多元化的社會里,試圖讓每個人理解你、說你好根本就是徒勞的,還是順其自然吧。在投資領域里,時間是試金石,大浪淘沙,水落石出,很多事情,需要留待時間去證明。與其把精力花在對外解釋上,不如花在投資研究上,花在家人朋友上,花在興趣愛好上,時間對我來說永遠是不夠用的。但為什么這次我要花時間出來解釋一下呢?因為每次遇到這樣的情況,總有很多朋友發來短信安慰我,鼓勵我,我得一一回復表示感謝,我發現這占用了我不少時間,所以希望今天花一點時間,換來今后我和我的朋友們節省更多的時間。

關于投資理念

記者:您的投資理念的核心是獨立思考,不跟隨大流,反映在投資中,您發掘并投資一些重組股、冷門股等,您能具體解釋一下您的投資理念嗎?

王博:做投資要形成一套能夠體現自己風格的,適合自己運用的比較成熟的投資方法和理念。投資的著眼點一定要放在自己對市場本身的認識和把握上,而不是跟別人走,失去主見。不管什么時候,要獨立思考。

目前對于價值投資存在一些誤區。不知道是格雷厄姆和巴菲特沒有講清楚還是有些人在理解上出了偏差,我見到聽到的一些所謂的價值投資者并不是在真正地做價值投資,他們做的只是貼標簽,給自己貼上價值投資者的標簽,給予他們投資方法不同的人貼上投機者的標簽,給某些股票貼上價值股的標簽,給其他他們沒有認真研究過的股票貼上投機股的標簽。如果只有買他們貼過價值股標簽的股票才算價值投資者的話,這個門檻對我來說太高了,高不可攀。他們認為自己永遠都是對的,錯的只是這個市場。我慶幸自己不是這樣的價值投資者。如果說只有價值投資才能獲取持續穩定的收益的話,那么我有資格說自己更接近于一個價值投資者,盡管我從來不愿把自己這樣歸類。

關于利益輸送

記者: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之間是不是存在利益輸送問題?

王博:利益輸送,是法律法規和華夏基金公司內控制度嚴格禁止的。公司制定了公平交易管理制度,由交易管理部嚴格執行,風控部門定期進行基金交易行為分析,杜絕利益輸送。從業20多年,我絕不會去試圖挑戰法律法規的嚴肅性和監管的有效性,歷來堅持穩健經營、規范運作的華夏基金公司絕不會允許利益輸送的情況存在,視業績為生命的華夏基金的基金經理們也絕不會犧牲自己基金的業績去為其他基金輸送利益。只要用常識去思考,就能得出結論,在青松資本根本不存在利益輸送的生存土壤。青松資本打造了一個高質量的投研平臺,并鼓勵基金經理們在價值投資的基礎上,充分發揮自己的投資風格和特長,為投資者創造最好的回報。正因為如此,青松資本才能做到整體投資業績優秀而且每只基金各具特色。如果搞利益輸送,是無法做到整體業績優秀的,更無法吸引和留住好的人才。青松資本從來不為股東、專戶、單只基金做任何利益輸送,歷史上沒有,未來即使發展到上萬億規模甚至更大,也決不會做。為什么我能做到連續幾年業績領先?我認為是投資風格使然。我的投資風格在趨同化的私募基金業內有點獨特,舉個極端的例子,我的風格是A,其他基金的風格是B,如果A風格優于B風格,那么我的基金持續領先就是大概率事件,但如果我也和別人一樣是B風格,那么我的基金持續領先就是小概率事件,因為我并不比別人聰明,就這么簡單。

責編:

精彩推送


老太做爰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