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公費師范生的“非典型”筑夢路
2021-09-08 11:07:42 來源:齊魯晚報
1
聽新聞

高考624分選擇師范專業,她說做鄉村教師更能實現人生價值

一位成績624分的高分生,本能報考“雙一流”和諸多部屬院校,卻出人意料地選擇了一所省屬師范高校的公費師范生,這一舉動引來諸多輿論猜測。

9月5日清晨,人們口中的“高分考生”黃晨與陪伴入學的父母現身山東師范大學新生報到現場。對于外界的不解和媒體的追問,一家三口一笑了之。通過與女孩及其父母的深度對話,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試圖挖掘出這位高分生“非典型”選擇背后的故事。

放棄“雙一流”

走在化學院迎新隊伍里,20歲姑娘黃晨與其他新同學并無二致:著一襲長袖牛仔裙,穿一雙紫色運動鞋,發卡別有橄欖綠蝴蝶結,馬尾辮努力向后梳起,高鼻梁上架一副銀框眼鏡,細眉下的眼神深邃堅定。要說不同,這位女孩以624分的成績,報考了山東師范大學公費師范生,打破今年全省公費師范生高分紀錄。

讓不少人納悶的是,624分,明明可以選擇不少“雙一流”院校,退一步還能選擇部屬師范類院校,卻為何偏偏對山東師范大學情有獨鐘?

其實,早在提前批錄取結果公布后,網上就對該現象有過諸多揣測。關注到各類“解讀”的同時,當事人黃晨一家也接到過親友來電詢問,他們給出統一回應:網上猜得都不對,我們很簡單,不要拔高。

“公費師范生能幫著解決就業后顧之憂。因為父母身體原因,也不想走遠。”對于為何選擇山東師范大學公費師范生,黃晨在報到現場給出答案,她甚至脫口而出一句話,用來打消媒體疑慮:這世界可能只有醫生和老師才有便利,能夠和別人一起變好。

黃晨來自臨沂市沂水縣,母親是中學語文老師,父親是初中部副校長,這些因素其實都在潛移默化中影響著女兒的決定。黃晨毫不避諱地說,她見證了父母職業的繁忙,哪怕假期也沒法休息,“我向往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別人一起變好。”

正因如此,重壓下的高中學習,黃晨非但沒有絲毫松懈,反而加倍努力:她堅持記了半米高的學習筆記,在學完不需要回看之后,又將筆記統統送給了其他人。

“女兒一開始對教育不是特別向往,反而很能體會到教師的艱辛。但她在認識到、體察到教育艱辛的前提下,依然選擇了教育,為的就是在這過程中能夠幫別人實現夢想,這個過程讓她高興。”黃晨爸爸說。

“我尊重和支持女兒的決定,四年過后,我們一致希望她能在家鄉奉獻力量。”黃晨媽媽透露,如果孩子真能成為教師,他們就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教育世家了。

誠如外界所言,黃晨在報考之前,一家人的確探討過報不報師范、報部屬還是省屬、報什么學科。“有很多人說,孩子夠985院校的分數,在山東也可以上山大,好像是報可惜了。”黃晨爸爸說,“這有什么好可惜的呢,我們要的是踏實的生活,不是表面上看起來光鮮靚麗的東西。”

研究過后,一家人的最終意見是平平安安,不要給孩子太大壓力,“全家一致認為,女兒的幸福遠比別人眼中的艷羨或不解更重要。”

在鄉村也是“往高處走”

眾所周知,報考公費師范生,一方面能夠享受在校期間的學費、住宿費、生活補貼,另一方面則必須在大學報到前簽訂協議書,雖說畢業后有編有崗,但要承諾到農村學校從事不少于6年的教育教學工作。“有編有崗”令人興奮,但“去農村教學不少于6年”則讓不少人望而卻步,選擇放棄。那些真正留下來的,大都是對鄉村教育有熱忱的普通人。而黃晨正是這樣一個女孩。

“有名氣的學校對我來說當然有吸引力,但人還是務實一些好。”后來之所以選擇公費師范生,黃晨自稱并不僅僅因為離家人近,更重要的是從小生長在那里,她熟悉那里的教育環境,知道那里面臨著缺少人才等現實問題,“我渴望趕快回到熟悉的環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來到山東師范大學之后,去掉想象和濾鏡,黃晨內心有種很平靜的感覺。面對外界眾說紛紜的“人往高處走”、畢業后應留在大城市等說法,黃晨堅信,人往高處走并不僅僅是外在的“高”,更重要的是要有好的心態過好的人生,還要有更高的人生夢想。“我的選擇并不是往下走,往基層反而更能實現人生價值。”

得知女兒報考公費師范生之后,黃晨爸爸黃兆波內心很是高興,“我們也經歷過年輕,隨著生活閱歷的增加,感覺家人相處在一起是最好的,因此我想把孩子留在家鄉、留在身邊。”

黃兆波清晰認識到,既然當老師在哪里都有作為,那就留在家鄉,家鄉最需要。“我們學校每年都打報告要公費師范生,每年都要不到。今年好不容易要來一個,我們都拿他當寶貝似的。”從事了大半輩子教育,黃兆波如今是沂水縣第四實驗中學南校區初中部副校長,對教師這個職業深有感慨:“在外人看來,教師這一職業很穩定,雖然辛苦,卻大有可為。”

成熟背后的苦惱

采訪黃晨,給記者的第一感覺是,眼前這位女孩談吐不俗,說話很有條理。黃兆波認為,這得益于女兒的廣泛閱讀。“我辦公室經常會有專業性很強的教育著作,有些我都沒來得及看,她都已經讀完了。”

“在黃晨一周歲的時候,我也應景準備了好多東西讓女兒抓周,其中特意擺放了很多吸引人的玩具,但她抓起的卻是一支筆和一本書。”在黃兆波看來,與別的孩子不同,女兒比較敏感有個性,很有自己的思想,“我有時候都感覺跟不上她的思想。”

遇到教育上的話題,黃兆波總會回家說一說,黃晨每次都能給爸爸出主意。“比如她會說,爸爸你應該站在學生角度思考,你的道理他都懂,但你不知道他需要什么。”

每當聽女兒講得頭頭是道,和大多數父母的驕傲自豪不同,黃兆波并不會特別開心,而是略微擔心女兒太過成熟。“事實上,這一點也的確讓女兒苦惱,有段時間,她覺得沒有可以和她交流的朋友,沒有朋友的感覺讓她很苦惱。”

在這背后,和黃兆波夫婦都是教師、從小顧不上女兒不無關系。“孩子很少在我和她媽媽面前撒嬌,原本以為孩子不需要我們操心,總覺得她很有能力。但實際上,沒有任何一個孩子能夠完全離開父母。我們關心孩子的內心體驗太少了。”說到這,黃兆波語氣里滿是歉疚,“奉勸父母們多關注孩子的內心感受,不要覺得孩子成熟了就可以放手。”

黃兆波認為,對于一個孩子,做父母的應該讓她很快樂,所以他現在更加注重和女兒進行情感上的交流。這也就有了后面的一幕:在完成入學報到后,看到爸爸依舊等候在原地,黃晨飛快地跑過來,一個箭步沖上前,緊緊和爸爸擁抱在一起。

女兒,要幸福

與很多女孩兒一樣,黃晨也追星。她喜歡聽相聲,因此手機殼都是德云社的定制版。她還喜歡易烊千璽,從2015年就喜歡上了他。但與大多數“迷妹”不同,黃晨的追星更多了些勵志的意味,“他上進,我也得上進,不然出去都不好意思說喜歡他。”

如今,黃晨的每一天都過得充實而富足。她最大的樂趣仍然是讀書,這就好比正常人吃飯睡覺一樣,是“必須+喜歡”。按照她的話來說,既然喜歡就得學精學好,喜歡怎么可以走馬觀花呢?

一如此前的對談,在回答問題之前,黃晨略微一思考,便會脫口而出自己的想法。

當記者問及“就現在來看,距離你成為合格教師的夢想還有很大差距,你要如何補齊這段差距”時,黃晨說,每一個孩子都是“殘缺不全”的,教師的作用就是給予孩子營養,把這個孩子補全,所以還是要先豐富自己。

“學習可能是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首先心中要有東西,要能教給你的學生。在這之余要學習教育法,更重要的是要有文化,做一個有內容的人。”黃晨認為,做教師不僅要教給孩子們知識,更重要的是了解孩子人生,撫慰孩子的心靈。

相比其他同學,公費師范生的好處在于,今天的同班同學,最后都會成為你的同行。對黃晨來說,四年的大學生活,除了要做一個有內涵的人,還希望交到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相信我會在人際關系上有所突破。”

和大多數父母對子女的大學寄語不同,黃晨父母只給出了五個字:女兒,要幸福。

“將來我們就在家鄉做教育,有那么多值得去做的事情,同時還能夠堅守生活的幸福平安,這才是最重要的。”黃兆波認為,家人的互相陪伴非常重要,什么時候都不能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即便地理上不能在一起,心靈上也要在一起。(齊魯晚報)

責編:

精彩推送


老太做爰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