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iiyyo"><strong id="iiyyo"></strong></nav>
  • <xmp id="iiyyo">
    引導社會力量規范舉辦普惠性幼兒園和社區托幼機構,讓社區生活更加便利
    2021-03-24 10:17:46 來源:人民日報
    1
    聽新聞

    我國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供給不足,開在百姓家門口的社區托幼機構數量更少。要破解發展社區托幼機構的各種堵點難點,支持和引導更多社會力量依托社區,提供嬰幼兒照護服務。

    社區托幼受青睞

    “這家托幼機構就在我們小區,下班后能直接帶孩子回家,特別方便”

    3月10日晚上7點10分,天色已暗。在北京西城區茶馬社區的一家幼兒托育機構,年輕媽媽張虹正在接孩子。

    “不回家,不回家。”2歲的果果拉著園長余華的手說。

    “每次來接孩子回家,果果總有些不舍,看來這家托幼機構選對了。”張虹說,“找一個孩子喜歡、家長信任的社區托幼機構,真不容易。”

    張虹和愛人都是上班族,家里老人年紀大了,照顧孩子力不從心。跟家人商量決定把孩子送到托幼機構之后,張虹考察了好幾家機構,比較課程設置、學校硬件、飯菜質量、師資配備、兒童數量等。

    “一開始,我們比較看重活動場地大、課程設置豐富,相中了一家比較遠的托幼機構,但后來發現每天開車一個多小時接送,家長和孩子都很累。特別是小孩,突然到一個離家遠的陌生環境很難適應。”張虹說。

    最終,在鄰居的推薦下,張虹決定把孩子送到社區里的余華教育歐園國際兒童之家。“這家托幼機構就在我們小區,下班后能直接帶孩子回家,特別方便。就算加班回來晚了,孩子也可以多待一段時間,值班老師會一直陪伴著。”

    張虹是幸運的,家門口就有現成的社區托幼機構。家住北京朝陽區勁松社區的艾曉櫻卻正在為1歲半的孩子入托犯愁:“我家周邊的幼兒園只接收3歲以上的孩子入園,面向3歲以下嬰幼兒的托育機構不好找。”

    記者走訪了艾曉櫻居住的社區,住宅樓底商多是便利店、美容院、健身房等,還有一家幼兒游泳中心。小區附近有一家購物中心,里面有幾家幼兒早教中心,但收費都比較高,每小時100元左右。

    由于找不到合適的嬰幼兒托育機構,艾曉櫻只能把父母從老家接過來照顧孩子。“父母身體不太好,怕時間長了吃不消。但我工作比較忙,育兒嫂又太貴,托幼機構也找不到,只能盼著孩子快點長大上幼兒園。”

    目前,我國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供給不足,特別是開在百姓家門口的社區托幼機構數量更少。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目前我國0至3歲托育服務供給相對滯后,據測算,城市3歲以下嬰幼兒在各類托育機構的入托率僅為4.1%。

    堵點難點待破解

    在社區辦托幼機構存在場地難找、證照難辦、經營難以持續等問題

    “我本打算直接把托幼機構開在居民社區,那里需求旺盛,家長接送距離近,方便放心。”2017年,北京樂美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園長范揚開始為托幼機構選址時,首先想到的是居民社區。然而,現實卻沒能如她所愿,“場地難找、證照難辦、與小區居民關系難協調、經營難以持續,想在社區辦托幼機構困難還不少。”

    范揚相中的第一個小區,綠化面積大,有公共的兒童游樂設施。“這樣孩子們戶外活動的場地就解決了,我只要租一個夠孩子們日常吃飯上課、室內活動的房子就夠了。”然而,范揚在這個小區找了一圈,發現都是住宅物業,無法辦理工商營業執照,“沒有營業執照,后續各種手續都辦不下來,發票都開不了,只能放棄。”

    第二個小區的住宅樓有底商,辦照的問題解決了。范揚看中小區中央位置的一棟樓。“在小區里面比較安全,方便管理,房子面積也合適。”然而準備簽約之前,范揚無意中跟小區居民聊天得知:小區曾經有過一家托育機構,但附近居民經常因噪音過大等各種問題對其進行舉報,這家托育機構沒開多久就關門了。范揚思考再三,覺得簽約有風險,也放棄了。

    幾次走進社區的嘗試失敗后,范揚最終選擇在北京朝陽區一處辦公區開辦托幼機構,“我想不能開在家門口,就開在公司門口,也能方便家長接送孩子。”

    然而經過3年運營,2020年初,范揚還是選擇暫時關停這家機構。她遇到的最大困難是成本難以收回,商業上無法持續:“做3歲以下的托幼機構,大部分只能盈虧平衡,一不小心就虧損了。比如,一位老師可以照護十幾個3歲以上的孩子,但最多照顧4個3歲以下的孩子,甚至必須專人一對一照護1歲3個月以下的孩子。托幼機構的人力成本要比幼兒園高出幾倍,如果沒有房租、稅收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很難持續經營。”

    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去年啟動了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體系建設實證研究項目,調查顯示,目前我國3歲以下托育服務供給不足,主要面臨機構數量少、行業標準缺失、服務人才缺口大等問題。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教授許艷麗認為,托幼機構進社區離不開政策支持,希望相關部門針對發展社區托育機構的堵點難點,通過提供場地、財政補貼、稅費優惠、減免租金、優先保障建設用地等政策措施,支持社會力量開展社區嬰幼兒照護服務。

    多管齊下促發展

    爭取居民理解、細化政策支持、加強總體規劃,切實解決社區托幼機構少的問題

    “開辦社區托幼機構離不開社區支持和鄰里幫助。”余華回憶起自己開辦余華教育歐園國際兒童之家過程中的一樁暖心往事:

    一次,社區工作人員給余華打電話,說有本社區居民撥打12345政府服務熱線,舉報余華開辦的托幼機構帶孩子們去小區網球場做游戲,聲音太吵,影響居民休息。“我們一開始只想著要帶孩子們多參加戶外活動,有助于孩子生長發育,卻沒考慮到可能打擾鄰居休息,給他們帶來困擾。”余華說。

    社區工作人員了解情況后積極調解,一方面取得舉報群眾理解,了解小區網球場附近老年居民的休息時段,一方面與余華溝通,適當調整孩子們戶外活動的時間。

    “經過調解,我們重新安排了孩子們戶外活動的時間和場地?,F在,每天上午固定的時間,只要天氣好,孩子們都可以去戶外活動,既可以去小區的網球場里做游戲,也可以乘坐多功能推車去小區隔壁的小公園玩耍。孩子們高興,鄰居們也能接受。”余華說。

    說起社區對托幼機構的支持,余華介紹:“社區工作人員經常會來園里看看,現場指導防火、安全、衛生等注意事項,還會督促我們安排疫苗接種,平常也經常打個電話過來問問有沒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這讓我覺得挺安心,有什么事也總和社區商量。這幾年的經歷告訴我,只有扎根社區、鄰里相容,社區托幼服務才能越辦越好。”

    2019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加大對社區嬰幼兒照護服務的支持力度。注重發揮城鄉社區公共服務設施的嬰幼兒照護服務功能;支持和引導社會力量依托社區,提供嬰幼兒照護服務。

    “有了政策支持,開展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比過去容易了。”余華說。2020年,余華在西城區衛健委進行了登記,參加了西城區婦幼保健院托幼機構保健人員培訓。“雖然去年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我們也受到了沖擊,但有關部門開始重視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我堅信挺過去,一定會好起來。”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發展嬰幼兒照護服務,并提出發展社區托幼服務。這讓余華更有信心了,“我覺得自己扎根社區做托幼服務的方向是對的,相信政策支持力度會越來越大。”

    許艷麗建議,應加強頂層設計,考慮將0至3歲嬰幼兒托管服務納入政府公共服務體系,構建0至3歲嬰幼兒照料和支持服務體系,細化發展社區托幼服務的政策。還要嚴格落實新建小區配建幼兒園政策,可采取公辦民營、公辦民助、民辦公助等方式促進辦園主體多元化,引導社會力量規范舉辦普惠性幼兒園和社區托幼機構。

    責編:
    国产初高中生在线视频,国产嘿嘿嘿视频在线观看,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