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不應該成為一個突兀的符號 傳統文化是要和大眾文化結合
2021-08-12 11:25:13 來源:中國青年報
1
聽新聞

2019年,90后設計師張突然帶著自己設計的中國風服飾,第一次登上紐約時裝周的T臺。他在傳統旗袍中加入時下流行的飄紗元素,來自東方的美麗艷驚世界。

本科就讀于中國傳媒大學的傅冬暖,曾在《主播有新人》里展示了《紅樓夢》中王熙鳳的衣服,最近又在熱播綜藝《這!就是潮流》中化身“國風少女”。

林嘉慧是SING女團的成員,這個團體也被稱為“亞洲首個電子國風女團”。在揚州長大的她從小喜歡傳統服飾,還“差點”成了非遺項目通草花的傳人。

在年輕人聚集的問答社區知乎,“漢服”“國風”等關鍵詞經常出現在熱門話題,饒逸風玲以“胡子不歸”的網名,回答了很多相關問題。她在本科和碩士期間學的是服裝設計,研究中國傳統服飾文化,“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喜歡國風服飾,一方面是因為它符合我們的審美,另一方面是年輕人認同傳統文化,國風正在成為國潮”。

“每個女孩小時候可能都經歷過披著床單扮仙女的時光,這說明我們天然覺得傳統、古典的服飾很美。”上高中時,傅冬暖買了第一套國風服飾。學校開運動會,她穿著這套衣服舉班牌,吸引了全校的目光。一開始只是覺得好看,慢慢地,她開始對衣服上的花紋、刺繡感興趣,“原來我們的衣服背后有那么多的故事”。

在日常生活中,她喜歡國風與現代的融合,“傳統不應該成為一個突兀的符號,而應是生活的一部分”。傅冬暖發現,早些年,穿著國風服飾走在街上,回頭率超級高,而現在,“同袍”越來越多;以前穿一整套出門像一種“儀式”,而現在日常搭配的國風單品,早已和襯衫T恤一樣尋常。

在古城出生長大,國風服飾對林嘉慧來說一點兒也不陌生,從小媽媽就給她買,高中還參加了“漢服社”,在揚州,這是一種生活方式。林嘉慧想搭配更好看的發型和配飾,完成一套更加精致完整的國風造型,于是她開始自學做發簪。其間,她又向家中認識的一位老人學習制作通草花。

在《這!就是潮流》中,林嘉慧在一條亞麻闊腿褲上潑墨,讓一條普通的褲子變身國風潮服。“我覺得國風的概念可以特別廣,而且最終傳統文化是要和大眾文化結合的。”

饒逸風玲介紹,傳統從來都是隨時代變化的。比如,戰國時期,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改變了“上衣下裳”的主流;明代飛魚服吸收了蒙古“曳撒”的元素,傳統服飾在變化中延續,在求同中存異;到了今天,應用“打版、立裁”等西方制衣技術,“有的衣服不是‘漢服’,但一看就是中國人做的衣服”,東方韻味的現代服裝走向日常生活和世界舞臺。

“我在網上寫一些普及傳統服飾文化的文章,并不是非要把文化附加在衣服上,服飾提供的是可能性和引導性,先要吸引年輕人的目光,才能讓他們愿意主動來了解傳統服飾承載的文化。”饒逸風玲覺得,愿意把國風服飾穿在身上、走在街上,這就是年輕人對美好生活的一種定義。

不同年輕人身上展現出來的國風是不同的:傅冬暖在日常生活中為廣大少女“代言”,林嘉慧的女團之路讓更多人通過她了解了國風……而對張突然來說,他把這一代中國年輕設計師的理念帶向世界。

張突然從初中開始喜歡設計服裝,但一個身高一米八四的東北大男孩喜歡做“裁縫”,在爸媽看來純屬“不務正業”。長大后的張突然從事舞臺美術行業,但有一天,他不想再違背自己的喜愛,決定從零開始,踏上“學衣之路”。

一次,張突然到遼寧省博參觀,看到展出的一批清代服飾和刺繡,“原來中國傳統服飾中的這些‘單品’這么時髦,做工、紋樣、配色,我覺得超過了國外高定的精致度”。那一刻,張突然認定了一條路:國風。

張突然覺得,東方美學從來不是“老舊”的代名詞,和潮流一點兒也不沖突。“其實中國文化的審美很超前,比如現在廣受歡迎的莫蘭迪配色,這在清代和宋代的應用就特別多。只不過有些傳統服飾的款式和制式,在古代是為了禮節而設計的,不太適合現代生活,比如寬袍大袖,用電腦時袖子就會擦到鍵盤。”張突然說,他會在不改變傳統文化內核的基礎上,讓衣服更“好穿”。

“我在設計時,不會強加概念。文化能給人帶來自信,把文化穿在身上,自然會告訴自己和身邊的人,什么是大氣精致、什么是包容和諧。”就像在旗袍上加入飄紗,張突然還把刺繡融入西裝。中國的文化還在,中國的禮儀還在,但在外國人眼中,中國不再神秘,在年輕人眼中,傳統也是國潮。(蔣肖斌

責編:

精彩推送

老太做爰XXXX